歡迎來中國礦業聯合會官網   關注我們:
中國礦業聯合會 協會簡介 協會章程 駐會領導 副會長 機構設置 黨建工作 公示 直屬&分支機構動態 地勘行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
技能競賽

湖北保康縣堰埡村依托磷礦資源發展綠色產業紀實

2019-06-17 11:20:32   來源:中國礦業報

  堰埡村,一個緊靠神農架林區的鄂西北小山村。
  改革開放前,這里是保康縣出了名、掛了號的貧困村,被稱為“襄陽屋脊上的高寒邊遠村”。
  如今,堰埡村已由當初保康縣“最窮的村”變為“明星村”——村民住的是由國家一級設計院設計、村統一建造的別墅群,村集體資產上升到了3億元以上,每年可用資金超過1500萬元。
  而這,得益于堰埡村選擇了綠色發展之路。
  綠色發展,翻開堰埡村新篇章
  堰埡村雖地處偏遠且位于交通末梢,但境內探明有2000多萬噸磷礦資源。
  在“靠山吃山”的政策鼓勵下,1987年,各級辦的企業在村里遍地開花,期望能通過開礦致富。
  然而,經過連續多年的無序開采后,堰埡人卻發現:村里更窮了,負債80余萬元;村民更慘了,人均負債1000多元。
  1995年10月,經時任村支書周興才舉薦、鎮黨委考核批準,宦忠云走上了堰埡村磷礦礦長的崗位。多年在礦山承包運輸業務的宦忠云知道,若再按以前的開發模式,堰埡村仍然改變不了守著金山銀山過窮日子的命運。
  于是,在村黨支部、村委會的支持下,宦忠云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一個規定:全村磷礦資源按規劃統一開采,不許任何人亂挖濫采。這一規定,為堰埡實施綠色發展開了先河、奠定了基礎。
  為盡快改變“采得多、虧得多”的礦山生產經營窘境,宦忠云對采礦、銷售、后勤等切塊核算管理,費用包干、超支自負。為摸清礦石轉運費的實際成本,他甚至開著自己的拖拉機到礦硐中干了一天,用準確數據說服各轉運人接受了將轉運費由原來的每車(拖拉機拖車)5元下降到3元的價格。他帶著銷售人員背著樣品,一個月內跑了山東、江蘇、河南等3省的16家磷化工企業,簽訂了3萬噸銷售合同,第一次擺脫了中間商對礦石銷售的控制。
  功夫不負有心人。僅僅3個月,他就實現了礦山的扭虧為贏。
  生產經營進入良性發展軌道后,宦忠云關于礦山綠色發展的思路也越來越清晰。在請磷礦的發現者、湖北省地質八隊編制磷礦資源開發規劃后,礦山生產由原來的小打小鬧逐步走上規模化開采的道路。
  在他的示范帶動下,保康縣的磷礦配礦蓬勃發展,如雨后春筍般崛起,年實現稅費額成為保康縣財稅收入的“半壁江山”。綠色發展,帶給堰埡礦貿公司(由堰埡磷礦更名而來)巨大的潛力和活力。到2018年,該公司已形成年生產銷售礦石35萬噸的能力、年銷售收入8000萬元,年上繳國家稅費1700萬元。堰埡連續22年蟬聯“保康縣納稅大戶”。
  綠色礦業的成功實踐,讓堰埡綠色發展的決心更加堅定,致富路也越走越寬廣:利用林川河的水力資源,建起了四梯級水力發電站,總裝機容量達5585千瓦時,每年為村集體積累增加純收入300多萬元;依托有利中藥材生產的自然環境條件,采取先自己投資培育試驗、成功后再鼓勵村民種植的辦法,使全村的七葉樹、重樓(七葉一支花)、白芨等特色中草藥種植業已形成300畝規模。
  在新世紀,隨著磷礦、水電、中藥材這三大產業的形成,堰埡村也翻開了歷史新篇章,村民富了,集體經濟也壯大了。這個過去靠政府“輸血”的窮山村,也嬗變成當地政府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造血機。據統計,僅新世紀的頭18年,堰埡村就為當地貢獻稅費收入14600萬元。
  守護綠色,生態戲越唱越精彩
  在前往堰埡村的公路上,“堰埡藥材產業基地”的標識格外引人注目。
  “我們在溝上澆筑混凝土蓋板后,預留一小部分作為建筑用地,其余的全部填上廢石,再在上面覆土變成了耕地。用這個辦法,我們在干溪溝共造地近100畝。”宦忠云說,“為了封溝造地,我們打了2200米的隧道用以排水,處理了開礦以來形成的100多萬方廢石棄渣。”
  對這一做法,宦忠云表示,在綠色發展思路形成后,堰埡村就開始了不計成本、打好生態牌、唱好生態戲的努力。
  原來,在磷礦發現并開發后,受“有水快流”思想影響,堰埡村最多時出現了17個采礦主體,這些礦只管采礦掙錢,采礦形成的廢石就在硐口傾倒。后來,雖然若干采礦主體經過政策性整合,變成了堰埡礦貿公司一家,但以前亂采濫挖隨處倒的廢石卻成為歷史遺留問題而被擱置起來。在這種情況下,宦忠云決定主動承擔起清除這些“牛皮癬”的任務,辦法就是填溝覆土造地。
  為找到造地用土,宦忠云一有空就在馬橋集鎮和河邊村轉悠,看到哪有建筑工地、誰家準備修建新房,他就主動跑去和人協商:收購挖出來的土。
  “為了給子孫后代留下永遠的綠水青山!”談及主動承擔生態修復責任,宦忠云如是說。
  為解決位于白馬溝五組28戶群眾吃水難、行路難問題,更為了讓這個組村民生產的綠色農產品、中藥材能賣得出去,2003年,已被鎮黨委任命為堰埡村支書的宦忠云決定,修建連接干溪溝和林川河的環村公路。
  根據設計,環村公路需翻越20多公里的兩道山嶺,除兩處必須用隧道連接外,其余地方都以盤山公路形式修建。可就在開工的當天,黃正元等4個村民找到宦忠云說,若是修盤山公路,山下5000多畝原始森林和林中1200多棵古樹可能就會被毀于一旦。
  路要修,生態也要保護。懷著對大山同樣的感恩,堰埡村兩委干部和村民在討論后一致決定,原設計中凡可能對森林造成重大破壞的地方,一律改為隧道貫通連接。
  這一改,全長12.1公里的白馬溝公路,隧道就由最初的2個增加到34個,總長也達到了5.1公里,僅隧道就超過了公路總里程的四成。原計劃投資190多萬元的公路,最終實際投資697.6萬元才修通,總投資也比修盤山公路多出了500多萬元。
  為了給子孫后代留下青山綠水,宦忠云和全體村民無怨無悔,并用行動表明了自己的決心。記者了解到,為了將保護理念落實到施工隊的行動中,他們還與各個施工隊簽訂了一條苛刻條款:每立方米工程款中必須拿出5%的生態保護風險抵押金。每毀壞一棵路面以外的樹,扣除工程款500元。
  公路一修通,宦忠云的生態戲又唱出了新橋段。2008年,他讓人在國家商標局申請注冊了以“堰埡”為主打品牌的26個商標,涉及磷礦加工、醫藥、旅游等10個類別。
  現在,堰埡的生態工業方興未艾,生態農業和生態中藥材已初具規模,生態旅游也拉開了序幕。
  集體發展,致富路越來越穩當
  “如果按當初村委會要求每年只交25萬承包費,我早就變成億萬富翁了。”談起當初自己的選擇,宦忠云說。
  承包經營,既是當時國家鼓勵私營經濟的政策,也是自己發家致富的難得機會。但我一個人富了,鄉親們怎么辦?難道還要讓大家像自己以前那樣,讓長褲變短褲的窘境一直持續下去嗎?
  本著不讓鄉親們再過苦日子的樸素愿望,宦忠云拒絕了村委會建議,義無反顧地做出決定,在礦山只按規定拿工資,企業無論掙多少錢都是村集體的收入。
  1996年,村集體磷礦實現工業總產值297萬元,總收入255萬元,上繳國家稅費74.7萬元。當年,宦忠云就把為村民辦實事提上了議事日程:在還清企業以前的負債后,建成一處電視轉播站,讓村民既能看到電視節目,還能聽到黨中央的聲音。
  人心是桿稈。宦忠云善辦實事,深深印在了群眾心中。
  同樣看到這一點,更看清了宦忠云能力的,是村原黨支部書記周興才。在他的培養和指導下,1997年7月,宦忠云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1997年12月,在堰埡村新一屆村委會選舉中,村民們毫不猶豫地將自己手里的選票投給了他。2004年春,宦忠云成為堰埡村新一屆黨支部書記候選人并全票當選。
  “職務上去了,意味的不是手中權力更大,而是肩上的責任更重。”宦忠云如是說。本著這一認識,在隨后的日子里,宦忠云始終堅持并認真做好兩大件事:
  一是抓強壯集體經濟。在礦山生產上,依據礦山開發規劃逐年提升規模化開發能力,使礦山的生產量由接手時的每年1萬噸左右提升到現在每年30萬噸以上,贏利能力由原來的負數轉變為現在的每年向村集體上繳利潤1000萬元。利用綠色礦業形成的利潤和信譽,采取自己籌一點、廠家賒一點、施工隊伍墊一點、社會上借一點的辦法,前后用10年時間為村集體建成了梯級水電產業,每年為集體貢獻300多萬元的利潤。采取“自己先探索試驗、帶動骨干戶發展、再鼓勵村民一起上規模發展”的辦法,以“公司+農業合作社+產業基地+農戶”的發展帶動模式,在堰埡形成了中藥材種植新產業。
  二是將村民享受集體發展成果的事抓實。在率先解決9家貧困戶住房問題后,宦忠云等一班人根據集體資金支付能力,讓村民享受的發展成果也越來越多。現在,全村共有100余人在集體企業或依托村項目建設,實現了在家門口就業,全村人均純收入由原來的每年不到500元上升到25000元;男年滿60歲、女年滿55歲的村民,在村領取每月500元的養老補助金;貧困戶子女上學,全部學費由村集體負擔……每年應由村民自費支付的合作醫療基金由村集體統一支付。
  享受集體發展的成果越多,村民對集體發展道路的支持也越堅決。如今,堰埡村兩委在村民中已形成一呼百應的狀態。2003年,為了更好地保護養育自己的青山,村委會決定將分散在村民手中的林權全部收歸集體所有。接到通知后,村民毫不猶豫地將《林權證》送到村委會。在村民十多年自發的造林、護林和封山育林后,全村28000畝林地變成了國家級、省級公益林。
  “堰林一條河,石鼓對石鑼,誰人能識寶,金銀騾馬馱。”這首在堰埡村傳唱了千百年的古老歌謠,如今被宦忠云為帶頭人的村兩委、勤勞的堰埡人民,變成了真真切切的現實。

省級行業協會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古 遼寧 吉林 黑龍江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 河南 湖北 湖南 廣東 廣西 海南 重慶 四川 貴州 云南 西藏 陜西 甘肅 青海 寧夏 新疆 香港 澳門 臺灣

59期福彩中奖号码